江敛

Suum cuique

“他是冰下的温度,他是上升的焰火,他是永远占据心上一隅,他是沉疴瘢痕也苦中带甜。”

能不能不参加联考…………好想一口气痛痛快快把1003甜饼写完哦(´-ω-`)

【耀菊】牡丹江

*非国设

*全文字数3.3w+(评论会附上txt,请不要被劝退qwq)

*抗/战背景。不谈家仇国恨,不谈历史遗留,本篇耀和菊都只是战争中流离的普通人罢了

*涉及历史和地方风俗考据如有与现实不符合处,劳请斧正,感谢

*世界和平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点我看(你的评论拯救文盲写手😭😭😭)

【黑蓝】我家少主和少夫人

*依旧是去年码的orz

*黑虎崖小兵视角无脑甜饼

*请让我推梦中he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们黑虎崖的少主是及冠一年后同少夫人成亲的。

 

我出生在袁家界,在这里的后山长大,陪少主习武练功,在他闭关时为他护法,他在黑虎崖待了多久,我便也待了多久,可以说这十多年来是形影不离的。后来少主出关为教主捉麒麟、斗七剑,我留在教中,与他见面的次数自然也骤减,难得盼得他回来,也都是一身杀气,茶也来不及喝几口,便调兵布将舆图前运筹帷幄。

那时的少主,陌生得我都不认识了。他的眼中不再闪烁着金光,而是铺天盖地的血色。

很多时候,我像个叛徒。我很感激那一次几乎...

【黑蓝】情之一字

*哈我又磕起童年西皮啦!在这篇里面私心想办法圆了原作结局给我的遗憾,不喜见谅

*一年前的旧文,字里行间多有露怯,致歉

*暗搓搓安利下童年男神霸总鼻祖魔教少主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寒雨连江,朝去暮来一场秋雨,竹叶青黄不接。江面上层雾迭起,雾凇沆砀,两岸群山中辽远的天际间,一叶孤舟逆水而上,在朦胧的夜色中逼近蒙上一层铁灰的绿岸。

天地间骤然现出一袭水蓝,若隐若现中,依稀可辨出舟上女子形容。

她只身立于舟首,面庞被硕大的斗笠遮去一半,黑发垂肩,若墨飞流,随风微漾。她形容看上去很是焦急,站在船头,右手握紧长...

【神意】教堂玻璃顶上的羔羊

“亲爱的费里西安诺,”

包括那个逗号,他在纸上写下这几个字,浸染了烟黄的、发脆生硬的纸,他用的是钢笔,这支用了多年,平常就夹在胸口的衣袋里,中号粗细的笔尖刮出了倒刺,写起来有些带纸。

他用一种靛蓝色的墨水,调和得不算深,也有不少人把这种颜色叫做威尼斯。

他一写下这只占了纸张四分之一行的字就后悔了。笔尖就开始悬离纸面,酝酿着一颗逐渐饱满起来的墨滴,受重力的拖拽拉扯自身。

他又陷入了自我怀疑。他无时无刻不在受着这种情绪的折磨。好像只要面临费里西安诺这个名字,他那一切庸人自扰的伪饰就立时不攻自破。就像凛冬时节被扒光了衣裤扔在马哥德堡大桥中央,羞赧、自傲、浅鄙、渴慕……那些亚当夏娃食用禁果后诞...

【独普】伯恩海默大桥的夜晚

*国设(这个历史渣又恬不知耻地写国设了orz)

*有原创人物

*文中所涉及历史事件相关资料大量参考纪录片《柏林墙倒塌的夜晚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爱从不知晓自己的深刻,直到离别时分。

——纪伯伦

 

 

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将车停靠在路旁的时候,街道两边已经聚满了市民。他没来得及将车窗摇至顶上,便匆匆忙忙下了车,三两步汇入人潮,在洪流的助推中往前移去。

 

大约晚上九点左右,民主德国国安局的办公室里坐着两名值班人员,其中一个在给一包浓缩咖啡拆封,另一个则坐在监视器前整理着手头的文件。冬季将至,稀松平...

【独普】国境线

“说一万次你爱我,我会用整个漫无边际的余生去回应。”

点我去德国看骨科🇩🇪❤️🇩🇪

(AO3补档来啦ψ(`∇´)ψ)

很早以前第一次听这首歌就这么觉得了……
说我cp滤镜太厚也好……
它就真的很独普嘛!是真的很很很很很有代入感啦!!!
(嗑cp时听哪首歌都是自家cp印象曲)

【独普】Underberg

·五月份写的一篇黑手党AU小短打

·crossover了《教父》中长子桑蒂诺·柯里昂与养子汤姆·黑根的relationship

·文中洪姐和娘塔意作为芋兄弟的妻子出场(但cp只有独普一对),介意者请慎点!!!

BGM:Speak Softly Love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是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要往没药山和乳香冈去,直到天起凉风、日影飞去时才回来。

——《圣经·雅歌》

 

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被人开枪在出长岛的加油站打成窟窿的时候,路德维希正将家里的门反锁,手里...